阅读新闻

神秘的雪人

[日期:2009-04-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雪人”是对处于高寒地带的“野人”的一种通常称呼,它们不仅出没于欧洲东南部的高加索山脉,而且还活动于喜马拉雅山、喀喇昆仑山、帕米尔高原以及蒙古高原的群山之中、冰天雪地的广阔空间。它们在当地居民的记忆里至少存在有300年以上的历史,至今还被描绘得活灵活现,以致成百上千的科学家、探险家为之耗尽心力,苦苦探寻……

  在中亚和东亚的雪山,雪人被称为“夜帝”(或“耶泰”“朱泰”等),意思为“怪物”。据看见过夜帝的山民讲,它们高1。5—4。6米不等,头颅尖耸,红发披顶,周身长满灰黄色的毛,步履快捷。其硕大的双脚可以在不转身的情况下迅速调向180”。以便爬升和逃跑。

  夜帝生性羞怯,却“好色”:雄性夜帝遇见女人便会穷追不舍:反之,男人倘遇见雌性夜帝,也难逃厄运。所以,高加索山民揣测1920年初一连红军战士的神秘失踪事件,极有可能是雌性夜帝群体(它们有时是几十至上百的聚集成群)所为。

  女作家吉尔宁曾经在一群尼泊尔少女的陪同下深入喜马拉雅山南麓寻觅雪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这群少女在雪山间的一条山涧里裸泳嬉戏,不幸被十几头夜帝发现。它们呼啸着一拥而上,将这群可怜的少女全部掳走。吉尔宁幸而未及下水——在一处山崖旁观赏雪景,因此得以脱逃。她劫后余生,将这事写进了后来引起轰动的那部著名的探险记《雪人和它的伴侣们》里。

  另有一个故事讲,一位克什米尔方拉嘛些部落的头人的独生女被雪人掳走,头人气极败坏,亲自率领大队猎人循迹追踪,终于在一个洞穴里发现一群夜帝。猎入射杀了夜帝,夺回了头人的女儿。可怜她已经气息奄奄,下身流血不止,回家后不久便告别了人世。

  为了保护妇女的安全,据说以后这一带的村落往往都将敞开的酒坛置于户外,让夜帝痛饮。因为夜帝爱饮烈酒,醉后便会摇摇摆摆地回山昏睡,再不思女色了。

  夜帝也会演出“英雄救美”的喜剧。1975年,一名尼泊尔舍尔巴族姑娘上山砍柴,突然遭遇一只凶猛的雪花豹。正当她惊恐地闭上双眼,束手待毙之际,却猛然地受到重重一击。她摔倒了。待到她爬起身时,看见一头灰白色的雪人正勇敢地同雪花豹翻滚在一起。姑娘不敢多作停留,乘机逃跑回村。雪人后来的命运到底如何,她不知晓;但是她永远忘不了它。因为没有雪人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姑娘恐怕再也难见到父母姐妹们了。所以尽管周围的人们对雪人十分恐惧与厌恶,姑娘却从不诋毁它们。

  据英国人类学者伯·斯·皮格尔的报告,有些舍尔巴族猎人曾在雪人醉倒之后捕获过它们。猎人向皮格尔描绘说,其中的一头高约3。5米,浑身披毛,头发垂至眼睛,但脸部无毛,露出浅色的皮肤,同猿猴的相貌差不多。它宽肩驼背,长着一双很长的手臂。身体前倾,用两脚走路,但有时也用四肢并行。猎人们说,这大约是一头雌性雪人,因为它有着一对硕大而下垂的乳房。雪人基本上为肉食,体味很重,既有狗熊的气味,又带有强烈的狐臭。它们喜好夜间活动,能发出各种叫声,最典型的是尖叫,足以震破人们的耳膜。

  1907年至1911年间,年轻的俄国动物学家维·哈·卡克卡在高加索山脉搜集到当地称为“吉西·吉依克”的雪人的材料。1914年,他在圣彼得堡皇家科学院公之于众,不过当时并未引起人们注意。直到1958年,前苏联人类学家波尔恰洛夫才重新研读了这些材料。后者发现,当年卡克卡为“吉西·吉依克”勾勒出一个相当完满的复原像:像小骆驼那样高大,全身长满棕褐色或淡灰色的毛,长臂短腿,爬山和奔跑都极敏捷,脸阔,颧骨突出,嘴唇极薄甚至很难看出,但嘴巴宽阔。脸上皮肤色深而且无毛,既食鸟蛋、蜥蜴、乌龟和一些小动物,也吃树枝、树叶和浆果。它们像骆驼那样睡觉,用肘和膝支持身体,前额对地,双手放在后脖颈上。

  蒙古高原的雪人称为“阿尔玛斯”或“阿尔玛斯蒂”。蒙古科学院院士赖斯恩认为,雪人的存在不容怀疑。由于现代人类的活动,以至雪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因此,应该像保护珍稀动物一样保护雪人——尽管对于它究竟是一般动物还是野人。至今众说纷纭。

  1941年,一前苏联军医在今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地区的一个小山村里捕捉到一个混身披毛的怪物,它不会讲话,只会咆哮。后来边防哨所的卫兵将它当作间谍枪杀了,这令军医很伤心。这位军医的名字叫维·斯·长捷斯蒂夫。他将这件事情写成通讯,发表在一份医学杂志上。继他以后不久,一个叫维·克·莱翁第亚的狩猎检查官报告说,他曾追踪过一个全身毛茸茸、扁脸孔的两脚怪物,并在距它五六十米处进行了观察。

  不论从高加索、帕米尔还是从蒙古高原、喜马拉雅山传来的信息,都说存在真实的雪人的活动,而且大多数信息都证明雪人属于人科动物。那么,雪人真的就是人科类野人吗?对此,英国女人类学家玛拉·谢克雷博士认为,雪人是尼安德特人的后代。这就是说,雪人介乎于人、猿之间。谢克雷博士研究了雪人留在雪地里的大脚印,指出它的大足趾很短,略向外翻。前苏联人类学家切尔涅茨基也认为雪人是尼人的后代,说尼人在与智人(现代人的直接祖先)的搏斗中,节节败退。其中的一支逃入高山雪峰,发展成雪人。

  中国人类学家周国兴先生认为,雪人是巨猿(它不是人类的祖先,但同人类祖先有“亲戚”关系)的后代。他比较了雪人脚印和猿类脚印,认为雪人更像猿。传说中的雪人直立行走,受惊时也匍匐疾跑——这很像古猿类。他推测,古代的巨猿并没有真正灭绝,它的后代潜伏生长在欧洲东南部及亚洲的雪山冰峰之间.成为神秘的雪人。但它们并没有语言的功能,只会发出模糊的叫声。因此,它们似乎没有走进人类的门槛。

  也有学者否认雪人的存在,他们认为传说中的雪人的脚印可能是熊的脚印,也可能是山上的落石在雪融化后造成的。锡金政府曾组织过专门的考察队考察据说是雪人频繁出没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嘉峰山麓,可是一无所获。1959年,一支美国雪人考察队也在尼泊尔境内考察了一个半月,也没有发现雪人的任何蛛丝马迹。那么,前述各国各地区有关雪人的报告甚或科学调查都是在撒谎吗?显然又不像。

  总之,雪人之谜和大脚怪之谜一样,令人既难以置信,又感觉不好轻易否定。它是否也属于“假说科学”的范畴呢?或许是吧。



阅读:
录入: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研究显示:8万年前人类就能感知苦味
下一篇:和你说说银河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